故言嗤作馅

反叛者

    (短篇。底特律变人同人)

一.和平

以马库斯为首的仿生人与人类和平谈判成功。

    “WE ARE ALIVE!”此起彼伏的呼声错落在底特律的每一个角落,每一条街道。

    各种意义上,仿生人都受益匪浅。无论是革命胜利,舆论支持,还是赢得自由。

    马库斯作为首领,自然是功过最大的仿生人。人类政府和马库斯势力逐渐走向互相制衡,政府不敢轻举妄动,法律条规大页大页翻了篇。

    “仿生人明要。”

    “一.仿生人为新型智慧生命,拥有生命。”

  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康纳算是大功臣。

    模拟生命地下49层的几千台仿生人全部转化,加入了耶利哥。当街朝着集中营前进的每次整齐的踏步,都震撼着底特律、甚至整个美国。

    康纳的行为虽然被归结于异常仿生人抗议为,但由于本职所在,康纳被定义为『反叛者』。

    模拟生命想召回康纳其实不是多困难的事,只要联系上DPD,他们就能轻易联系上康纳的主人。

    但汉克这几天一直缺勤,局长根本联系不上他。家里也没人,像是人间蒸发。

    阿曼妲也没法从康纳的精神层会见他。


    卡菈一行没有越过边境去加拿大。

    卡尔去世后,将房子留给了马库斯,顺理成章的,卡菈三人被安置在那里。李奥可能是真的改邪归正了,自老爷子去世后再也没露过面。

    底特律的寒冬格外的漫长。


    白雪覆盖着每一寸底特律的领土,对于康纳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 蓝血不足成了他目前最大的危机。康纳没有告诉汉克,他说带着蓝血的手提箱里带着的其实是没有蓝血的,一管也没有,全都是空着的。

    他能源正常大概够个四五天,严冬之中的保温机能只会耗费更多能源。

    “康纳 康纳!”汉克又叫了他几声,“Fucking Androids.....”

    “副队长,我们目的地是哪?”“就让你听人讲话!”汉克边开着车边喝了口酒。

    “Damn it!!”


    马库斯最近觉得不太对劲,政府条规下来以后,仿生人像被人类敌视了,并不是以什么和平共处的方式。人类仿生人发生矛盾冲突事件越来越频繁,由小到大的事件席卷着底特律的新闻。

    《人类与仿生人和平共处成为危机?》

    《人类与仿生人共存会是正确的决定?》

    《人类与仿生人会上升为新的种族歧视?》

  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诸如此类的新闻层出不穷。

    可能是有人蓄意挑衅,也可能是人类对于他们的出现存在着各种不满,就业上,生活上............

喜欢了成为奴隶的他们,无法接受他们成为自由独立的个体,和自己享有同样的权利。

    人类的避之不谈上升为了恼羞成怒。至于为什么是恼羞成怒,大概是新型智慧本身的存在就过于令人生嫉。


   


《悖论》-小短篇

⚠️以下部分内容涉及复联四剧透--------

看完复联四整个人哭到崩溃辽 乱七八糟也不知道表达了啥......就是个小脑洞,我好sad..

就酱。)

     “......?”Stark睁开勉强双眼,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。

    “Stark先生!”耳边传来Peter的惊呼。“队长先生!!”Peter的声音颤抖着,回荡在他耳边,虽然吵得他有点头痛,可又显得那样不真实。

    听到呼喊的Stave几乎是踉跄着,冲到他身边。他见Stave单膝跪地,半伏着身子在他躺的机械台上。

    Stave望着他,浓密的睫毛轻轻地上下扫着,淡蓝色的灯光洒在他眉眼上,映下一小片阴影。Stave嘴唇动了动,像是要对他说些什么,可他一个字也没听到。Stark想坐起身来,却发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。

    可能是看到了Stark的挣扎,Stave迟疑了几秒,按住了他的手。“你现在还不能动,”他顿了顿,低着头。没人看见他垂在床下的 狠狠握紧了的拳头。“大战后你受伤很严重,昏迷了好几天。应该马上就会恢复的,别担心。”

    Stave冲着他笑了。他眼眶里蓄满了泪水,像下一秒就会涌出来般,可他笑得那么自然,又像是日常的队长在问自己要不要吃墨西哥卷饼一样轻松。

    Stark的心针扎一样的疼。

    他觉得自己像被人扼住喉咙 快要窒息一般的难受。事实上,他真的呼吸逐渐困难起来,尤其看到Stave碧蓝色的双眼黯淡下来那一刻。

    他真的想坐起来,拍拍Stave,或是拥抱他一下,他想说自己真的没事,真的想调侃Stave干什么老是这么严肃。

    但他说不出话来,他甚至连扭头也做不到。无力的躺在冰冷坚硬的台子上,身上插满乱七八糟的管子,他简直烦透了。

    本来该在一旁的Peter早就识相的溜走了,整个实验室就剩下他们两个人。“Stark,”Stave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的吐出来“我会做好队长的。”

    “当然。”他在心中干脆地回答。

    又陷入了无休止的寂静当中,谁都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 “............。”

     “Stark先生醒了!!”Peter已经把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大楼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没人不知道的。

    “呃 我觉得,现在过去有点......不太合适?”他拦住正要赶去的Banner,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
    “?”Banner没太搞清状况,满脸写满疑惑。“我想,他们大概在......交谈?”Natasha沉默了良久,缓缓开口:“还是等他回来再去吧。”Banner也只好抑制住好奇,点点头作罢。

    等Stave刚出了实验室的门,躲在隔壁的复仇者们就夺门而入。“Hey,你还好吗?”Banner朝Stark招招手。他眨眨眼睛回应着。

    “哦 我差点忘了你有恢复期。”Banner有些懊恼地抓着头发,“等等,那你们怎么交谈的?”Peter赶忙拉住Banner,却觉得好像不妥当,有些慌乱的放开双手。

    “可能是用他们的方式。”Natasha冷不丁回了一句。“呃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?”Banner感受着凝固的空气,觉得这话题绝对没法继续下去了。

“balabalabala..................”

    Stark躺在冰冷的机械台上,就这么听他们天天跑到他身边喋喋不休着,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。

    “呃......”那天晚上,沙哑的声音突然从自己嗓子中挤出来,他自己也着实被吓了一跳。他能说话了!他的身体机能真的在一点一点恢复着。

    Stark朝玻璃窗外看去,墨蓝色的夜空上零散的缀着几颗星星,树叶被风卷得沙沙作响,偶尔也会有几声鸟鸣传到他耳中。

    一切都是那么平常不过。

    果真,那个晚上后,他Stark不仅能动了,甚至能跟浣熊斗嘴了。

    日常总是美好的,大家每天都过着平平无奇的日子,尽管超级英雄出现在日常里,根本不能叫作平平无奇。

    临近黄昏,Stark独自到了顶楼,却没有出于任何目的。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怪异,就像是有什么在指引他 吸引他一般。

    “Hey,”Natasha站在顶楼上,苦涩的笑着看他走来。“你也想吹吹风吗?”她像是对Stark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 Stark突然觉得心里像是压了块巨石,那种无力的窒息感再次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 “..家人......”Natasha转过头,望着远处低语着,抬了抬头。

    风拂过她的长发,在风中飘舞着,眼泪瞬间溢出了她的眼眶。她轻轻擦去眼泪,叹了口气。“Barton.....”她的声音越发的小了。

    下一秒,Natasha就像是人间蒸发了。

    “Natasha?”Stark四周环顾着,可一个人也没看到。“Natasha?!”他几乎在嘶吼,任凭他再怎么叫喊,却也没有Natasha的身影。

    “............”他眼前一黑,便跌在地上,黑暗中又觉得自己依稀听到了几声呼喊。

    眼前依旧出现了模糊不清的景物。

    朦胧间,他看到了Potts紧紧抓住他的肩膀,轻轻地吻着他,“....你可以休息一下了。”Potts嘴角牵起好看的弧度,一双眼睛紧紧锁住他的视线。“............”他已经没有动嘴的力气了,Potts的背后依旧是飞沙走石的混乱战场。

    他试着搜索着所有人的身影,却连眼睛也眨不动一下,眼前所有的事物都一点一点淡去了。

    他不敢看到Stave握紧残破的盾牌,一次又一次地被狠狠击落在地上。

    他不敢看到Barton一根根箭射下一个个敌人,却又被漫天密密麻麻落下的导弹逼得无所适从。

    他不敢看到Hulk刚刚开出一条路来,就再次被蜂拥而至的敌军疯狂攻击着。

    他不敢看到Thor用尽自己所有力量,却被Thanos一次又一次逼入绝境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所以,他终究还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。

    那幻想再美好,也不过只是幻想罢了。他本想最后捏造出一个美好的梦境,让自己陷下去,溺死其中。

    可他终究还是逃避不了自己选择的现实。

    他在心中暗暗自嘲,却又觉得骄傲。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,或是,『钢铁侠』的宿命。

    “I am ............”

    “Iron Man.”

   

   

刹车多踩踩还是好的。

上篇:http://weixuan820.lofter.com/post/1f096e20_120975f1